上海离婚律师

  • 上海离婚律师:13621768990
  • 离婚赔偿

    陈金波律师

    联系律师

    • 上海婚姻律师
    • 律师姓名:陈金波律师
    • 联系手机:13621768990
    • 电子邮箱:chenjinbolawyer@126.com
    • 执业证号:13621768990
    • 所属律所:上海君澜律师事务所
    • 联系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世纪大道1198号世纪汇广场一座12楼整层

    王某公路货物运输合同纠纷一案

    作者:上海婚姻律师 时间:2017-1-17 21:11:53

    货物运输,王某,一案,合同纠纷

           原告北京某某商业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苏某某,董事长。

          委托代办署理人赵福,辽宁政德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王某某,男,汉族,1964年9月1日出生,莱芜市九洲货运代办署理配载站业主。

          委托代办署理人张宪明,山东省众成仁和律师团体(汶水源)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办署理人张永,山东省众成仁和律师团体(汶水源)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北京某某商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某公司)与被告王某某公路货物运输合同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然开庭入行了审理。

        原告某某公司委托代办署理人赵福,被告王某某委托代办署理人张宪明,张永均到庭参加诉讼。

        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某某公司诉称,2008年3月21日,其需要从山东莱芜运送一批钢材到北京市海淀区,收货人为北京沧孟海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沧孟海公司)。

        某某公司在网上查询到莱芜市九洲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九洲公司)具有运输企业的良好信誉,于是某某公司打电话与九洲公司联系,并用传真形式与莱芜市九洲货运代办署理配载站(以下简称九洲配载站)签订了委托运输合同,合同上加盖了九洲配载站的公章。

        九洲公司没有告知某某公司九洲配载站是具有独立经营主体的运输单位,并且九洲配载站的负责人王某某就是九洲公司法定代表人。

        在运输过程中,九洲配载站没有绝到运输合同中的义务,致使货物灭失,给某某公司造成重大损失,某某公司与王某某多次协商未果,故诉至我院,诉讼哀求:1,要求王某某赔偿货物损失人民币170 472.96元及利息(自2008年3月22日起至实际给付之日止按同期贷款利率计算的利息);2,本案诉讼用度由王某某承担。

          被告王某某辩称,其没有和某某公司签订货物运输合同,其不是适格的被告;某某公司与九洲配载站之间不是货物运输合同关系,九洲配载站在某某公司与轩兴旺之间只起到媒介作用,运输货物的车不是王某某也不是九洲配载站的,运费是由轩兴旺与某某公司商量的,轩兴旺装货后给九洲配载站信息费,而轩兴旺至今没有支付信息费。

        即使某某公司与九洲配载站之间存在合同关系,也是居间合同关系;九洲配载站的经营范围为货运配载和信息服务,不包括普通货运,九洲配载站不具有签订运输合同的资格;某某公司要追究责任也只能向轩兴旺追究,莱芜市钢城公循分局已经立案侦查,根据先刑事后民事的原则,本案应该中止审理。

          经审理查明,2008年3月20日,沧孟海公司与某某公司签订了《销售合同》,商定沧孟海公司向某某公司购买28.992吨H型钢材,价款为170 472.96元。

          2008年3月21日,某某公司与九洲配载站通过传真的形式签订了《委托运输合同》,合同题名处委托单位由某某公司盖公章,承运单位由轩兴旺和徐向华两人签字,并且提供了轩兴旺的身份证号:130203630329331,九洲配载站在收货单位的位置盖了公章。

        《委托运输合同》中填写的收货单位为沧孟海公司,到货地址为北京,装运时间为2008年3月21日,运费结算方式为货到付现金,委托产品规格为H588*300*12*20,材质为Q345B,重量为28.992吨,运输方式为汽车,始发地点为莱芜,运输单价为3500/车。

        《委托运输合同》备注中商定,如属承运人造成的货物质量,安全等责任,由承运人承担全部经济责任;货物到达目的地,请收货人在此单上签收;提供司机身份证,驾驶证复印件归传保留。

          2008年3月21日,司机轩兴旺从莱芜市金都物资有限公司提走了28.992吨H型钢,钢材金额合计为168 153.60元。

        轩兴旺在莱芜市金都物资有限公司销售出库单上签了字。

          2008年3月22日以后,某某公司和王某某均无法联系上轩兴旺,而收货方沧孟海公司至今没有收到该批H型钢。

          2008年3月25日,某某公司工作职员王征向莱芜市钢城公循分局就该批H型钢丢失一事报案,莱芜市钢城公循分局于当天对王征入行了询问,并于2008年5月9日和2008年8月11日对王某某入行了询问。

        王某某在询问中承认了如下内容:1,某某公司打电话到九洲公司让王某某找车去北京拉钢材;2,王某某让轩兴旺,徐向华二人用九洲公司的电话与某某公司通话谈货物种类,数目,拉货及卸货的地点,运费等事项,双方达成一致后,某某公司向九洲公司传真了一份《委托运输合同》;3,轩兴旺和徐向华在承运单位处签字,王某某在最后一栏右下方加盖了九洲配载站的公章后将合同归传给某某公司。

          庭审中,王某某称轩兴旺是其通过网上联系到的,王某某给轩兴旺先容货运的活,轩兴旺给王某某中介费。

          另查,九洲配载站的设立方式为个体工商户,经营范围为货运配载,信息服务。

          某某公司向本院提供了如下证据:《委托运输合同》传真件,08年5月9日莱芜市钢城公循分局对王某某的询问笔录,九洲公司的网上宣传资料,电话记实单,《销售合同》,莱芜市金都物资有限公司销售出库单,个体工商户工商登记档案,沧孟海公司出具的证实。

          王某某向本院提供了如下证据:2008年3月25日莱芜市钢城公循分局对王征的询问笔录,2008年5月9日及2008年8月11日对王某某的询问笔录,网通电 发票两张。

          庭审中,王某某认可08年5月9日莱芜市钢城公循分局对王某某的询问笔录,个体工商户工商登记档案及电话记实单中王某某电话号码的真实性,本院对这三份证据予以采信。

        但是王某某否认《委托运输合同》,《销售合同》,莱芜市金都物资有限公司销售出库单,沧孟海公司出具的证实的真实性,本院以为,王某某承认其在《委托运输合同》上盖了九洲配载站的章,又不能提供证据证实盖章的不是某某公司提供的这份《委托运输合同》,故本院对《委托运输合同》予以采信。

        而《销售合同》,莱芜市金都物资有限公司销售出库单,沧孟海公司出具的证实能够互相印证,并且与《委托运输合同》,莱芜市钢城公循分局询问笔录的相关内容一致,故本院亦予以采信。

          某某公司认可王某某提供的三份询问笔录,网通电 发票的真实性,本院亦予以采信。

          某某公司提供的九洲公司网上宣传资料与本案没有联系关系性,不作为本案证据使用。

          以上事实,有原告某某公司提供的《委托运输合同》,08年5月9日莱芜市钢城公循分局对王某某的询问笔录,电话记实单,《销售合同》,莱芜市金都物资有限公司销售出库单,个体工商户工商登记档案,沧孟海公司出具的证实,被告王某某提供的三份询问笔录,网通电 发票及本院开庭笔录在案佐证。

           本院以为,本案争议的焦点主要有以下几点:一,某某公司与九洲配载站之间是否存在货物运输合同关系;二,王某某是不是本案的适格被告;三,九洲配载站是否应当承担货物丢失的赔偿责任。

          关于某某公司与九洲配载站之间是否存在货物运输合同关系。

        九洲配载站业主王某某承认其在《委托运输合同》上加盖了九洲配载站的章。

        从《委托运输合同》内容来望,符合《合同法》关于货运合同的划定。

        九洲配载站在最后一栏收货单位处盖章,但收货单位为沧孟海公司,显然不是九洲配载站,九洲配载站未对此作出公道解释,且某某公司的电话和传真均是打给王某某和发给王某某的,综合本案情况本院认定九洲配载站为承运单位,某某公司与九洲配载站之间存在货物运输合同关系。

        对于王某某辩称某某公司与九洲配载站之间是居间合同关系本院不予采纳。

          《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运输条例》划定从事道路货物运输经营需要获得国家道路运输经营许可,但九洲配载站未取得运输许可证,故九洲配载站与某某公司签订的《委托运输合同》应为无效。

        对此双方均有过错,应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

        因运费还未支付,故运费不必返还,但九洲配载站应返还某某公司所收货物,因货物已丢失无法返还,故九洲配载站应当折价赔偿。

          关于王某某是否为适格的被告,本院以为,九洲配载站的设立方式为个体工商户,应当以营业执照上登记的经营者为当事人,王某某作为九洲配载站的经营者,是适格的被告。

          王某某辩称莱芜市钢城公循分局对轩兴旺已经立案侦查,根据先刑事后民事的原则,本案应该中止审理。

        本院以为,对轩兴旺的立案侦查不影响某某公司向九洲配载站主张损害赔偿责任,故对王某某的该项辩称本院不予采纳。

          至于损害赔偿的数额,某某公司要求王某某赔偿货物损失170 472.96元及利息(自2008年3月22日起至实际给付之日止按同期贷款利率计算),本院以为根据出库单的记载,某某公司的货物价值168 153.60元,故应当按该金额计算折价补偿款,至于利息,因合同无效某某公司亦应负有未绝审查运输许可证的责任,故对利息损失其应自行承担,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五)项,第五十八条之划定,判决如下:  一,原告北京某某商业有限公司与被告王某某之间于二00八年三月二旬日签订的《委托运输合同》无效;  二,被告王某某补偿原告北京某某商业有限公司十六万八千一百五十三元六角,于本判决书生效之日起旬日内付清;  三,驳归原告北京某某商业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哀求。

          假如被告王某某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金钱给付义务的,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划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三千七百一十元,由原告北京某某商业有限公司负担五十元(已交纳),由被告王某某负担三千六百六十元(于本判决书生效之日起七日内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投递之日起十五日内提出上诉,并提供副本一份,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三千七百一十元,上诉于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如在上诉期满后七日内未交纳上诉费的,按自动撤归上诉处理。


    上一篇:破产通知和破产公告的主要内容

    下一篇:上海离婚律师|金融危机导致理财产品亏损投资者状告 败诉

    微信二维码
    律师微信
    微信

    扫一扫关注我

    在线咨询

    在线咨询律师

    陈金波 陈金波